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冷月

一月高挂驱星疏,寒风玉杵隐欲无。清风醇酒冰洁处,敢问苍宇谁人慕?

 
 
 

日志

 
 

【引用】独家专访:雷夫老师 我不让体制迫使我教孩子谎言  

2012-03-10 11:27: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家专访:雷夫老师 我不让体制迫使我教孩子谎言

日 期:2009-12-04 03:56:00   来 源:中国教师报



雷夫·艾斯奎斯
美国洛杉矶市霍巴特小学的五年级教师,1981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毕业。从教20余年,获奖无数,包括1992年迪士尼全国年度教师称号、1997年《父母》杂志年度教师奖、奥普拉·温弗瑞的“生命诚可贵奖”、“总统国家艺术奖”,并获英国女王颁发的不列颠帝国勋章(OBE)。他把奖金捐给了学校和学生,成立了“霍巴特莎士比亚”慈善基金。雷夫·艾斯奎斯被《华盛顿邮报》资深教育观察家杰伊·马修誉为“美国最好的教师”、“美国最有趣、最有影响力的教师”,是《中国教师报》2007年“海外”版获奖专栏“走近美国当代名师”重点介绍的美国名师之一(采访对象为当当网教育畅销书《第56号教室的奇迹:让孩子变成爱学习的天使》一书作)。

中国教师报:你觉得你是天生的教师吗?
雷夫·艾斯奎斯:我不这么认为。我父母原以为我会做一名律师。但我确实认为,一些人具备有助于他们做教师的天赋。我的领导能力似乎总能得到孩子们的认可。我13岁的时候就开始在夏令营里打工挣钱。我喜欢上了学校里的一个女孩,我需要钱去约会。即便在那个时候,我似乎就显示出了跟孩子建立良好关系的能力。尽管我不认为好老师是“天生的”,但确实有的人具备跟孩子打交道的更多天赋,就像有的人天生比别人具备更多的运动或艺术才能一样。

中国教师报:你对教学持有强烈的信念吗?如果有,是什么?面对着教育的严酷现实,你是否怀疑过自己?
雷夫·艾斯奎斯:我每天都在怀疑自己。失败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有很多夜晚我都无法入睡,为自己无法抵达某个孩子的内心而气恼。教育是严酷的。我力图教会我的孩子在一个时常不光彩的社会做一个体面的人,我力图说服我的孩子在一个时常险恶的社会做一个善良的人。
  我关于教学的两大信念是:
第一,要想我们的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们就必须做什么样的人。我们必须以身作则,而非说教。我希望我的学生对人友好,学习勤奋,这意味着我必须是他们所见过的最友好、最勤奋的人。
第二,我们必须要有耐心。人们巴不得孩子在几个星期的时间内就无所不知!学习是马拉松而不是百米冲刺。我不赶时间。我不在乎每周末的考试。我更操心什么是我能给予一个孩子,十年后他能在生活中用得着的。

  中国教师报:作为一位小学教师,你看上去是一位全才。你认为所有小学教师都应该具备你这样的能力吗?一位新教师怎样才能成为像你这样的教师?
雷夫·艾斯奎斯:我不是全才。而且我“从来”不希望有教师像我这样。一个教师需要做他自己。我确实认为年轻教师应该尽可能多地观摩优秀教师。在美国,教师往往孤军奋战,各自为政。我非常希望新教师能够找到对他们关爱有加,帮助他们渡过难关的导师。但任何一位教师都不应该企图像我一样。我非常普通。他们需要真心对自己。

中国教师报:你认为所有中小学教师都应该像你这样付出吗——把时间尽可能多地给予了孩子?如果不是,你是否认为对于大多数教师来说,应该存在着一个责任的边界?
雷夫·艾斯奎斯:教师“不”应该像我这样付出。我的第二本书之所以命名为“方法与疯狂”,恰恰是因为有优秀的教师根本不必像我这样疯狂。不过“方法”部分对每个人都是有用的。“疯狂”部分是给那些打算比大多数老师付出更多的极端分子看的。
也有老师因为家里孩子太小,不能像我这样付出这么多的时间,但却做得极为出色。这并不妨碍他们做非常好的老师。我只希望教师们能够对工作尽心尽责。在美国,很遗憾,有的教师对自己的工作满不在乎。他们坐在那里,看报纸,上网,听任他们的学生失控。这是不可接受的。但我肯定不认为所有教师都应该像我这样付出。

中国教师报:你在时间管理方面如何处理好学生与家庭的平衡?
雷夫·艾斯奎斯:家庭是首位的。人们经常询问我的家庭情况,似乎感觉我从来都不见他们。我没有写他们,是因为他们跟我的书没有关系。我有一个美丽的妻子,4个孩子,我们非常亲密。我的大儿子是一名教师,大女儿是医生,小女儿是律师,小儿子是一个电脑程序员。因为我不看电视,我能给我的家人很多时间。我回家是回到他们身边,而不是回到电视屏幕前。

中国教师报:作为美国学校教育的批评者,你认为你在多大程度上,以及在哪些方面跟大多数的美国教师不同?
雷夫·艾斯奎斯:从普通人的角度来说,我跟美国教师并没有什么不同,我们是一样的。如果说我跟部分教师有所不同,是因为我不让体制迫使我教孩子谎言。在美国,我们对孩子们说,他们的考试分数和等级是关于他们在校表现的最重要的评价。我不同意。我坚信我们教给孩子的最重要的东西是无法量化的。
美国必须认识到,艺术教育对于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来说是绝对不可缺少的。我们差不多已经把艺术赶出学校了,这是一个错误。我对艺术的重视程度大于大多数教师。另一个不同是,我还保持着真心对己,不让体制腐蚀自己。我不允许出版公司和考试机构统治我的课堂。这些人是不会在乎孩子们的。他们有他们的经济算盘,我有我的教育算盘。

中国教师报:如果你的班有50多个学生,就像大多数中国教师那样,你的教学哪些会改变,哪些不会改变?
雷夫·艾斯奎斯:什么都不会改变。放学后我教孩子们莎士比亚时,我的学生就远远超出了50人。我的课堂之所以效果不错,是因为我不重要。在美国,“明星教师”把课堂视为他们自己的课堂。课堂应该是孩子们的课堂。因为我的学生自己为自己的进步承担起责任,班额增大也不会使效果变差。孩子们自行运作,我仅仅提供指导。课堂的焦点是:正直、诚实、友善,无论是在两个人的班里,还是在52人的班里。当然,小班会更容易,但与其让一个差老师教5个孩子,不如让一个非常棒的老师教50个孩子。

中国教师报:你不认为教师和学生是朋友,但在你学生的眼里,你是他们的朋友吗?你的学生是如何看待你的?
雷夫·艾斯奎斯:我的学生不会认为我有什么特别之处。跟其他教师一样,有的孩子爱我,有的孩子不会想起我,有的孩子甚至恨我!他们互爱互助,在乎我们56号教室这个集体。极少有学生理解我所作出的牺牲。他们还仅仅是孩子。
我深切地关爱着他们,我们在旅途上共度了许多时光(参见www.hobartshakespeareans.org),但我认为我的学生充其量只知道我跟他们在一起。我猜想他们认为我还不错。他们确实很喜欢我不对他们大叫大嚷或恐吓他们。他们经常提起这个。

中国教师报:你的学生比同龄人都用功,你是否担心过他们过于用功?
雷夫·艾斯奎斯:我的学生在学校有美好的时光。他们很用功地做富有挑战性但又很有“趣”的项目。我几乎不布置家庭作业。我不相信家庭作业。
我确实担心有老师参观了我的教室,看到孩子们的用功,就企图改变自己课堂的学习氛围,错误地把教室变成了监狱。这在美国是常有的事,让我感到很不安。因为孩子们安安静静,整整齐齐,这些“监狱学校”很多都被美国的媒体捧了起来。他们当然会安静整齐,因为他们都害怕死了。我的学生整天都笑哈哈的。看看他们的脸庞就知道了。

中国教师报:作为一名教师,你是如何成长为现在的你的?在你的专业发展过程中,最重要的力量有哪些?
雷夫·艾斯奎斯:我最优秀的三四个学生对我的影响最大。他们都长大成人,我们走得非常近。他们的忠言与爱对我的成长帮助很大。我的妻子,我所知道的最聪明的人,在我成长为学生的榜样的过程中,对我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
最伟大的莎士比亚演员伊恩·麦凯伦(Ian McKellen)爵士是我一个特别的朋友,为我班里的艺术课提供了很多帮助。还有, 美国经典文学作品《杀死一只知更鸟》中的人物阿提克斯·芬奇对我也非常重要。

中国教师报:你认为你是一个教育理想主义者还是一个教育现实主义者?你对中国教育的印象如何?你能对你的中国同事有什么建议吗?
雷夫·艾斯奎斯: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只是我的学生对此并不知情。我感到未来是灰暗的。我看到的世界是一个颂扬暴力与无知的世界。我并不相信我们最好的日子就在前头。但只要我还站着,我就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向我的学生展示一种别样的生活方式。我的失败多于我的成功,但我从来不放弃。每一天,我都会为学生尽我所能。每一天都很重要,这就是我的最新著作《点燃他们的火(直译)》的主题。这是我最重要、最个人化的著作。我希望你的读者会喜欢它。
感谢你花时间来跟我谈话!
   (本采访通过电子邮件完成,感谢中国城市出版社曾纪洲的帮助。)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