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冷月

一月高挂驱星疏,寒风玉杵隐欲无。清风醇酒冰洁处,敢问苍宇谁人慕?

 
 
 

日志

 
 

【引用】张群:教师要富养,不宜拉大收入差距  

2011-07-16 08:39:58|  分类: 大家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群:全国政协委员、上海控江中学校长

    中国教师报:张校长,这次两会上你提出了《好的政策,需要好的实施细则》的提案,对绩效工资实行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一些问题表示了担忧。但不管怎么说,绩效工资的实行,应该有利于学校对教师的管理吧?
   
张群:绩效工资对校长来讲其实是双面刃。理论上说,绩效工资要向一线倾斜,向骨干倾斜。这些话都是对的,但语言是有弹性的,倾斜到什么程度为好呢?我现在就开始头晕了,下半年恐怕日子不会好过,会遇到很多矛盾。我们经历了一个转变,以前是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现在是公平优先、再讲效率。校长们都知道钱投到哪里最有效,但是老师之间的差距应该到什么程度,这个分寸很难把握。再有,一线教师与二线人员可能会有冲突,不好处理。我认为,民主气氛比较浓的学校,校长很难处理绩效工资这个事。民主气氛薄一点的学校,校长权力很大,或许能压得住,但老师之间因此会产生很多矛盾。因此,无论是从保护校长还是限制校长的角度来讲,各地都应该有一个指导性的意见。我建议,实行绩效工资,教师之间应该有差距,但不宜过大,这样有利于和谐。

 

    中国教师报:有老师反映,有的校长利用绩效工资拉拢亲信,打击异己。张校长对此怎么看?
   
张群:不能说这种事不可能发生,但我想大多数校长还是明智的,是出于公心想把学校办好的。当然,我们对校长始终缺少规范和制约,所以我刚才讲了,希望各地在实行绩效工资时能有一个指导意见。我还有一个想法,既然绩效工资由政府承担,那这个钱未必要进学校,可以财政直拨,就是由财政直接把这部分钱打到教师的卡里。我始终认为,在资金支配上,校长权力不宜过大,纳税人的钱要用到点子上,绩效工资真要惠及教师的话,一定要有规范。

 

    中国教师报:控江中学现在教师的收入分配情况如何?
   
张群:我们学校一直是比较宽松和谐的。教师收入分为两头,基本的国拔部分,按年资,这个没问题;效率这部分,主要的标准是按上课数量的多少即工作量来分配,满工作量就得标准数,超量有补贴。这样的优点是年轻教师很稳定,因为他们年轻力壮,承担的上课数量相对多些,工资不低。施政必须以多数人满意为标准,现在学校大多是年轻人为主,我们学校平均年龄35岁,稳定住年轻教师很关键。我对老教师们说,年轻人要成家立业,也不容易,历史让老教师奉献了,最后几年,也奉献了吧,不要与年轻教师争了。现在上海有双名(名师、名校长)工程,这方面的补贴也由学校发,可以弥补我上面说的学校这个方案的不足,是对骨干教师的一个补偿。

 

中国教师报:有人会认为,这样按工作量大小来区分教师收入,是把教师工作当成体力活,教学质量能有保证吗?
    张群:首先,我们都明白,天下没有绝对的公平,我们控江中学的分配政策是向年轻教师倾斜。我知道有很多学校,同样一个课时的收入,新老师为1个标准系数的话,一级老师1.2个系数,高级教师可能是1.5个系数,这也是合理的。但是,教师不是流水线上的工人,他们的工作量经常是很难界定,很多评估是滞后的。比如说,教师在学校里除了上课以外,很难说哪个工作是他必须干的,哪个是不要干的,也不能讲有人在上课以外干了点活就都要给钱。如果都是用钱来衡量,学校就无法顺利运转。所以,不能把教师的注意力过多地引导到钱这个方面,要培养老师们同舟共济的精神,这一点更重要。所以,我在学校里从不谈钱,就和老师们谈教育,要让老师们相信我们是要把学校办好的,同时,要尽一切可能、想一切方法从整体上提高教师的待遇。

 

中国教师报: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你认为整体提高教师的收入水平比通过拉开收入差距更能激励教师?
    张群:我一直主张,教师要富养,要让教师衣领无忧。不然的话,除个别优秀教师之外,让教师这个群体敬业爱生很难。从整体上说,现在的教师比不上老一代教师爱学生。我母亲也是教师,那时也有补课,但教师不向学生收一分钱。老师看到学生有困难,买件衣服,送些点心,帮上一把是很自然的。为什么?因为那时教师的收入很高,而且差距也不大,他们很爱这个职业,爱学生,老师教师很自然地把政府对自己的关爱流向了学生。如果教师经济窘迫,整天为生计担忧,就很难热爱这份工作。
   
这些年,有的教师为了增加收入,向学生推销东西,甚至向学生家长索要财物,很不好。 教师不能与学生发生金钱关系,不然,学生长大后会不相信一切,会认为一切都是金钱关系,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太坏了。如果不重视教育,不从整体上提高教师的收入,不能让教师静下心来,那是挖民族和国家的根基。

   
   
中国教师报:那你对教师职称问题怎么看?现在学校普遍存在高级教师难激励的问题。
   
张群:现在评优评先、晋级晋职都搞得异化了。比如说,评职称,学校有比例限制,现在学校里年轻教师多,四五年可以评中级,八到十年可以评高级,先进来的人把这个比例占满了,晚进来的教师就不好评了。而评上高级职称的教师,很多才30多岁,缺少动力了,特级太难评,什么对他都刺激不大了,混日子过得去就行。再比如评优评先,一旦与经济利益挂上钩,往往不利于教师间的关系。教师之间有差距这是肯定的,但很难说清楚。你评了一个优秀,可能有两个教师不服,评了两个,可能有四个不服,评得越多,不服的也越多,因为他们会觉得自己也不差啊。


   
中国教师报:不少学校通过量化考核解决这个问题。
    张群:搞量化考核,实在麻烦,同样有问题。比如说,有的教师会写论文,教学一般,他就拼命写论文;有的教师教学成绩很好,但就是写不了论文;考试成绩涉及太多因素,不全是教师一人能够把握得了……这种量化考核,其科学性合理性很难保证,最后就是破坏老师们之间的和谐。现在教师的压力很大,心理问题也多。我在会上经常讲要看开一点,要沉得住气,高考少了一个百分点两个百分点,我又不怪你们,尽管这样,老师们还是紧张,来自社会的压力太大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学校还绞尽脑汁想着如何拉开老师之间的差距,把老师们管得没有一点空间,那后果会是很严重的。


   

中国教师报:请举一例?
   
张群:比如说现在的班主任工作,国拔每月津贴只有20元,我们上海达到了800元,就这样很多人还是不愿意当班主任,压力太大。现在还出现这样一个问题,以前班主任津贴少,班主任与科任老师之间的关系融洽,科任老师遇到什么问题,自己就解决了。现在钱一多,这个班级就好像成了班主任的了,出现什么问题,科任老师往往直接找到班主任说,你的班如何如何。这样一来,老师之间关系紧张,也很不利于学生的管理。
   

 中国教师报:你理想中的教师管理是什么样的?
   
张群:对教师的基本考核肯定得有,如果考核不通过,应该有退出机会,同样,社会上优秀人才,愿意当老师的,也应该能进得来。我们现在这一块还跟不上,教师流动机制没有建立起来。
   
再一个就是刚才说的,教师一定要富养,不是说一定要多高的薪水,起码衣食无忧。不要搞那么多的评优评先,晋级晋职。其实国外对教师的管理就没有我们这样繁琐。像美国,一般情况下,教师第一年年薪三万,以后每年加两千,没有评职称的概念,干到三十年,年薪可达八万,然后退休,很简单的。我们评这评那,这样的管理政策往往短期内是有用的,时间长了就矛盾百出,给校长找了很多麻烦。

                     本文作者《中国教师报》记者:茅卫东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