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冷月

一月高挂驱星疏,寒风玉杵隐欲无。清风醇酒冰洁处,敢问苍宇谁人慕?

 
 
 

日志

 
 

仁者误国(二)——英雄元昊  

2011-06-18 11:55:34|  分类: 文章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仁者误国(二)——英雄元昊
    编者导读:元昊的一张画像,竟让北宋最杰出的将领曹玮大吃一惊:这人必将祸乱中国!英雄元昊究竟会在宋夏之战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又为何让曹玮大惊?本期文章为您详细解读——英雄元昊。
仁者误国(二)——英雄元昊 - 休闲读品杂志社 - 《休闲读品·天下》网易官方博客
 西夏王陵,整个王陵坐落于贺兰山下,南北长约10公里,东西宽约5公里,现存黄帝陵9座,陪葬200多座

公元1032年(宋明道元年)十一月,西平王赵德明去世,其子元昊继任。宋朝按前例,册封元昊世袭其父的职位:西平王、定难军节度使。是时,作为正史的《宋史》记载:西北方有苍白之气直冲云天。按迷信的说法,这是王气,也是杀气。

西北要打大仗了!

 

西夏是由党项人建立起的国家,党项人原来是生活于青海、甘肃、四川交界处的羌人的一支,唐玄宗时受吐蕃的战争压力,迁徒到夏州(今陕西靖边县白城则),在唐末和五代战乱频仍的情况下,他们聚族而居,发展出自己独立的武装力量,保持着半独立的状态。

宋初,太宗曾经以诱使党顶首领李继捧入朝做大官的方式将李继捧扣在京城,李继捧无耐,表示将他们管理的夏、银等五个州交回宋朝中央政府管理。但他的族弟李继迁却逃了回去,召集各部族,聚众起事,不服朝廷管辖,太宗派兵进剿,眼看就要剿灭了,李继迁选择了投靠辽国、向辽国称臣的办法,换得辽国的支持,辽国封李继迁为夏国王。由于辽国的干预,宋一时无法灭夏。也只好与之时打时谈。公元1004年(宋景德元年),李继迁在与其南部邻国吐蕃的战斗中中箭阵亡,其子德明继位,这就是元昊的父亲。当时,北宋镇边大将曹玮曾建议,趁李继迁新丧、德明刚立、内政不稳、国危子弱的时机,举重兵突袭西夏,一举铲除这个割据政权。可惜,当时宋朝当政的皇帝已不是英明神武的太宗,而是那位首开“以金钱买和平”先例的真宗皇帝,他怕因这事惹得辽人再生事,所以拒绝了曹玮的建议。而这个李德明呢,也是个极聪明的人,他上表表示愿意对宋称臣,接受宋的册封。同时,也不得罪辽国,对辽国也同样称臣,接受辽国的册封。于是,宋、辽两国都册封他为“西平王”。李德明在位28年,小心翼翼地周旋在宋、辽两个大国之间,维持着自己半独立的地位。

李德明是个非常有战略头脑的人,他的战略就是对北方的辽国和东方的宋国以低声下气称臣的方式获得和平与稳定的边防环境;而在另一方面,对其西面的回鹘国和南面的吐蕃诸部采取咄咄逼人的攻势,大肆扩张地盘,获得甘州(今甘肃张掖)、瓜州(今甘肃安西)等整个河西走廊地区,控制住了宋与西域诸国的贸易通道,也为日后的元昊称帝建国打下了物质基础。

元昊出生在公元1004年,就是他祖父继迁阵亡的那一年,好像他祖父英勇善战的灵魂转世传给了他,这孩子一生下来就不是个安生的主。成年后,他身材不高,史书说身高五尺余,大约也就是现在的一米七左右,但个性沉勇刚毅,英气逼人。他精于骑射,娴于韬略,喜好读书,多才多艺,不仅通晓汉、藏两种文字,而且精通佛学,甚至还擅丹青,是很好的画家。元昊还在青年时,关于他的相貌、器度见识等就在宋朝边将中形成了种种传说。曹玮任镇边大将时,很想一睹元昊风采,听说元昊经常到边境的边贸市场视察,曹玮便多次事先潜伏在元昊可能要到达的市场等着,可惜,缘悭一面,始终没有碰到过元昊。曹玮不死心,派了一位画家,潜入西夏境内,见到元昊后,画了一幅元昊的画像带回来。曹玮看后,不禁惊叹:“真英物也,若德明死,此子必为中国患!”

曹玮是有宋一代少有的名将,有英雄相惜之能,仅凭一幅画像,已看出了元昊的天然秉赋。曹玮没看错,元昊不仅是西夏历史上,也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天才军事家,他自从24岁率领部队突袭回鹘国的甘州得手后,一直到死,二十多年间,身经数百战,几乎从来没有败过。要知道,甘州也不是好打的,元昊的父亲李德明打了六次都没打下来,元昊一战成功,正是凭着这一战功,才被李德明立为继承人的。元昊死后,西夏官方给他的谥号是“武烈皇帝”,这个谥号的评价也是很准确的,在西夏的十位皇帝中,只有被追封为夏太祖的李继迁的谥号中有个“武”字,他的谥号是“神武皇帝”,一点儿不错,西夏诸帝中,只有这两个人是靠武力奠定了大夏江山。

元昊不仅有战略,而且也很有政治才干,他继位以后,一方面不断以小规模的武力骚乱,来侦察宋国和辽国的边境,寻找自己的战略突破方向;另一方面,则从文化、政治制度等多方面,开始了独立建国的准备。

在文化方面,他统一了境内党项人的发型装束,颁布秃发令,他自己先剃光了头发,从发型服饰上就与宋人、辽人不同。他派手下一位出色的大臣野利仁荣创立了西夏文字,虽然繁琐难认,但毕竟是既不同于吐蕃藏文、也不同于汉字的独立文字。在制度方面,他将兴州改为兴庆府(今宁夏银川),大兴土木,建立宫殿,参照唐宋的官制,建立起完整的国家机构。总之,通过一系列文化上、制度上、风俗习惯、宗教信仰上的活动,他建立了一个独立国家必须有的独立的民族意识和国家意识,并以这种意识形态将本来是部落林立的党项人群以及分布在他的控制区域内的其它各族人民,统一在一个国家的旗帜之下。在他给宋朝仁宗皇帝宣布自己建国称帝的国书中,除了强调自己有独立的土地和军队外,就是强调自己的人民有独立的文字、独立的衣冠、风俗、礼乐,所以,理所当然地应成为与宋国平起平坐的、独立的国家,而不是一个受你册封的藩镇小王。从他对意识形态手段的娴熟运用来看,他确实具备了一位开国君主所应该具备的文韬武略。

当然,不能忘了,他还具有任何一位开国君主也必须具备的雄心(从宋人视他为敌国的立场视之,不妨称之为野心)。在其父亲李德明还在位时,元昊就曾多次谏劝他父亲叛宋独立,说:“向宋朝称臣,宋朝是给咱们家族一些俸禄赏赐,但只能够咱们家族花的,整个党项人民享受不到什么好处,人民得不到好处,时间长了,一定不会拥戴咱们家族。那时候,咱们还怎么维持这种半独立的状态?不如建立起强大的军队,断绝向宋朝进贡,保守点儿说,也可以通过掳掠宋国边境的财物,让咱们国家的人民得到好处,激进点儿,干脆大举进攻宋国,攻城掠地,这样一来,全国上下都获得好处,何乐而不为?那时的李德明已经年老力衰,有些力不从心,加上对宋朝这些年来给予的宽厚待遇有感恩之情,所以说“我老了,打不动了。咱们这一家子,这三十年能穿上绫罗绸缎,不全靠了宋朝的恩惠吗?反叛大宋,那是忘恩负义啊!”元昊回答说:“英雄来到世间,是为了称王称霸的,不是为了穿绫罗绸缎来的。”(“英雄之生,当王霸耳,何锦绮为?”)

好个英雄来到世间,就是为了称王称霸!任何一个开国君王,若没有这种豪情与霸气,是绝对建立不起王霸之业的。遗憾的是大宋王朝,自太宗以后,没有一个皇帝是有这种王霸之气的。

当然,像这种野心勃勃的人物也大多有个共性:凶残,元昊是无论如何都与“仁”“善”之类的字眼沾不上边的。他不仅对敌国作战勇猛剽悍,对于本国乃至本家族的人,如果触及他的根本利益,他一概下手狠毒,无情诛杀。在他刚继承王位不久,其母亲卫慕氏家族中的人有意谋反,事情被元昊发现之后,元昊不仅把涉及谋反的卫慕氏家族的人全沉入河里淹死,还杀了自己的亲生母亲。他的王后也是卫慕家族的人,而且还给他生了儿子,但另外一位妃子野利氏进谣言说那孩子长得像别人,元昊就将卫慕氏母子全杀了。他的第四位妻子咩迷氏,生了个儿子叫阿哩,咩迷氏不受元昊宠爱,这个孩子长大后就聚众谋反,被属下告发,元昊擒阿哩沉于河,并赐咩迷氏死。这个连老婆、儿子、亲娘都敢杀的人,杀起属下来就更肆无忌惮了。也正是利用了他这一弱点,北宋名将种世衡和王沿等一起配合,用离间计杀了元昊的两员大将野利旺荣和野利遇乞。元昊杀了野利遇乞后,还把野利遇乞的妻子没藏氏,霸占成情人,没藏氏为他生了儿子叫谅祚,而元昊本来定的太子是野利氏生的儿子宁令哥,野利氏是野利遇乞的妹妹,因为哥哥被枉杀,也随之失宠,宁令哥的地位也有不保之势。元昊本来给宁全哥娶个媳妇叫没藏氏,等到新人一到,元昊一看这么漂亮,就干脆占为己有了。宁全哥对元昊既有夺妻之恨,又有废母后之怨,怨愤丛生。元昊的那位情人没藏氏和她哥哥没藏讹庞合谋,唆使宁全哥乘元昊酒醉,用剑割了他的鼻子,翌日,元昊因流血过多而死。没藏氏兄妹则以诛叛逆为名枭宁令哥之首,并杀其母野利氏,立没藏氏的儿子谅诈为帝,这就是元昊之后的夏毅宗。

元昊这人,有开国帝王的智慧、洞察力、强悍及雄心壮志,但是,就是没有一点道德感。他知书而不达理,残暴嗜杀,这种人是建立不起一个有着真正独立文明传统的国家的。因为国家是人类文明的产物,而仁爱又的确是文明的重要基石之一;国家文明的另一块基础是强悍的武力,但那应当是对外使用的。所以,我们可以说元昊是位杰出的军事家,也是西夏国的开国君主,但我们绝不会说他是一位伟大的政治家。以他这种开局所创立的大夏国,也因为缺少文明的另一块基石的支持,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独立的绵延下去的文明国家。

有时,我们会叹息造物主留下的这种缺憾:宋仁宗太仁弱了,若把他的“仁”匀给元昊一点儿,说不定,元昊真能创造出一种新的伟大文明;而元昊又太强悍蛮横,若把他的霸气匀给宋仁宗一点儿,大宋早就把夏国给灭了。也许正是因为这种缺憾才造就了历史的丰富。

 

公元1039年(宋宝元二年),在经过了数年的武力侦察之后,元昊决定对北方的强国辽国继续保持恭顺的姿态,而将东面的宋国作为战略进攻的对象。在这一年正月,他开式派使节向宋朝递交了自己建国称帝的国书,希望宋国皇帝承认他元昊也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的皇帝,今后两国平等交往。

宋廷哗然,几天后,下诏驳回元昊的要求,并命他收回帝号,改过自新、永为藩国。

元昊当然不会“改过自新”。他明白,国家独立是建立在武力基础之上的,他早就做好了准备,以武力进攻的手段,迫使宋国对他独立国家的承认。一时间,宋夏边境上战云密布,战争一触即发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