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寞冷月

一月高挂驱星疏,寒风玉杵隐欲无。清风醇酒冰洁处,敢问苍宇谁人慕?

 
 
 

日志

 
 

引用 谁动了教师的幸福感(引用)  

2010-10-09 21:52:25|  分类: 文章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往事如烟谁动了教师的幸福感(引用)
       教师的工作是崇高的,被认为是太阳下最光辉的职业;教师的头顶有无数光环,“园丁”“蜡烛”“春蚕”“人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教师的地位是神圣的,曾与天、地、君、亲并列而被众人供奉。

然而,多家媒体的问卷调查结果表明,八成以上的教师没有幸福感,高中教师所占的比例更大。在教师群体中还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上辈子杀猪,这辈子教书;上辈子杀了人,这辈子教语文;上辈子杀错了人,这辈子再带个班主任。”此言虽然情绪过激,但是也流露出教师从业的心态。

那么,是谁动了教师的幸福感?

只要我们看看教师的“双面”生存状态——在多重矛盾的夹缝中求生存,便不难寻到答案。

道德理想与现实生活的矛盾。作为以教书育人为使命的教师,总是坚定不移地奉行导之以真、导之以善、导之以美的教育之道,以崇高的道德理想激励、引领学生,教他们爱国立志,教他们持节奉公,教他们重义轻利,教他们自强不息,教他们诚实守信,教他们宽厚仁慈,教他们尊长孝亲,教他们勤奋好学,教他们勤俭节约,教他们关爱自然,教他们珍视生命,教他们自觉抵制各种诱惑,教他们守住心灵的月亮……然而,学生们(也包括教师自己)一离开课堂,所接触的活生生的现实却并不是这个样子,弄虚作假者有之,坑蒙拐骗者有之,以丑为美者有之,假恶丑不但大行其道,而且作假成真、恶人得道、丑行美化的现象比比皆是,课堂上的那些基本“常识”顷刻间被颠覆成一堆碎片。教师似乎在于现实生活展开一场旷日持久的争夺学生拉锯战。当教师充满激情地传播道德理想的时候,面对的却是一双双疑惑甚至不以为然的眼睛,他们除了感到肩头沉重之外,又怎能不感到心头沉重?难怪有些教师常在课下叹息:“无奈!无奈!”

科学育人与应试教育的矛盾。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作为教师谁都明白育人就是要塑造人,发展人,就是要让学生接受文化的熏陶,感受人文情怀的温暖,享有智慧之光、仁爱之光,就是要让学生做一个人格健全、素质优良、发展全面、身体健康的大写的“人”。可是,在今天的教育管理体制下,教育的本质被抛弃了,“应试”成了第一要务,一切都以分数这一把尺子来衡量,刚入门的教师即使雄心勃勃地怀揣着教育理想,时日不长也就被“应试教育”同化了。那些育人科学在分数排名面前是何等的苍白无力呀!什么素质教育,什么人文关怀,多考分数是硬道理。为了多争一分、半分甚至零点几分,你得发狠心,用狠招,使怪招,“逼”着学生去做夺分的机器。看着学生失去了快乐的天性,看着学生丧失了青春的活力,看到学生没有了奇特的想象,看着学生戴上了瓶底般的眼镜,看着一批无力争分的学生失望甚至绝望的眼神,有良知的教师谁能不痛彻心肺?

神圣使命与健康生活的矛盾。教师深知自己影响着所教的孩子,影响着无数家庭的命运和整个民族的未来,使命光荣,责任重大,工作起来自然不敢怠慢。国家规定“八小时工作日”,可教师日工作时间何止八小时,五点多种披着晨星到校,夜里近十点(高中毕业班要延长到十点半)戴着月亮离校;国家规定双休节假日,可教师的何时能“休”,何时有“假”,必须无条件地到校为学生们补习功课;国家提出“每天锻炼一小时,健康工作五十年,幸福生活一辈子”的健康理念,可教师的作息时间表上哪有这“一小时”!教师的工作有三多三少:说话时间多、站立时间多、伏案时间多;运动时间少、休息时间少、放松时间少。随之而来的就是教师们的常见病和职业病:心血管疾病、消化道疾病、咽喉炎、腿部静脉曲张、颈腰椎病和神经衰弱等。 一项调查报告结果显示,近70%的教师感到心累、精神疲惫,48%的教师有焦躁、失眠等症状,36%的教师感到有时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相关媒体时有报道,XX教师带病工作以致倒在了讲台上,XX优秀教师积劳成疾不幸英年早逝。

职业强势与社会弱势的矛盾。站在学生面前,教师可以尽情释放自己的热情,展示自己的才情,可以让孩子们陶醉其中乐而忘返,确实感到“强势”的伟大与骄傲。每年的教师节,教师可以开心地接收到学生的贺卡,接受大大小小媒体“红烛”“春蚕”的赞美,接受领导发给的大红证书,自然也感到“强势”的骄傲与自豪。但是,一旦融入社会,教师就成了“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孔乙己了。论腰包,没有别人鼓;论地位,比别人矮三分;更有甚者,社会上各色人等都可以对教师说三道四,指手画脚。戴上或大或小的“帽子”的人,即使是“教育盲”(不能妄断为文盲)也可以管教育,也可以凭行政手段对教师发号施令。某地一年轻教师对学生管理不当,让县长小车司机的儿子受了委屈,学生家长一帮人闯室问罪,打了老师,砸了家具,结果呢,分管县长出面调停(用处理一词更恰当),勒令校长和老师向学生家长赔礼道歉。难怪一位市级教育部门的主管都说:“我们的老师,在学生面前你表现得强势,而在社会上,你是弱势群体呀!”

付出奉献与获得报酬的矛盾。教师辛苦付出,默默奉献,这是有目共睹的;党和政府也确实在逐步提高教师的工作、生活条件,提高教师的待遇,出台的文件就明确规定“教师的工资不低于当地公务员的工资”。然而,和社会的各种行业相比,教师总感到付出与报酬不对等。在教师行当里耐不出清贫与寂寞的,一旦跳到其它部门,或“晋升”为公务员,一个个滋润得可以,风光得可以,哪像教师这般“为奴”样!正如有的教师抱怨:“当教师的,就得把自己封闭起来,一和人家比,你就没劲了。”

教师“双面”生存状态又何止以上所述呢。试想想,在多重矛盾的夹缝中求生存,一个人的独立人格都丧失了,焉能面带笑容美滋滋地说“啊,我多幸福!”?除非他是超人、傻子或者阿Q!(赵克明)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